The Constitution and human rights

忘记密码

@ 五(2002年2月26日)

时间:2007-01-09 00:00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987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小晶:

   小哥2月11日的贺卡,你2001年11月30日、2002年2月11日的信于2月21日收到。谢谢小哥赠送的名人名言录。我 2月8日又给你一封信,寄往国定路。

   你这封上一年度的信及时寄出就更好,谢谢你对我的公正评价,你对我的埋怨、发牢骚也是正常的,你不向我诉苦,又能向谁诉苦。2月11日信的愤怒,我也理解。我作为你的丈夫,不能带给你平安、幸福的生活,就应该以宽容的心来承受你们的误解与责怪。我2001年12月中旬起给你们寄的8封信,你一封也没收到。如果你能收到我的信,知道我对你说什么,你的心情就会好受点,也不会误解。我们19年的夫妻关系构成了一个互相依赖的模式:在生活上,我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依赖于你的照顾;在思想上,你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依赖于我的照顾。现在,我们阻隔在两个“世界”里,又互不沟通,只有靠自己照顾自己,逼得自己长大成人,或者被淘汰,上帝在考验我们。你要醒悟,我现在是坐牢,是一个失去自由的人,对你思想感情上的照顾已力不从心,我是冷漠绝情,还是更深深地爱护你,由你自己辨别。我无怨无悔承受你的责怪,将来你也能回顾今天这段历史。

   你承受的一切,我都明白,这种想象不难,因为大墙外面的事我都经历过或看到过。爱的奉献是无私、无怨、无言的,但令人刻骨铭心。我在1月27 日给你的信中,已表达了我的心愿及对你的评价:“谢谢,你送来的绒线衣与厚袜,真是雪中送炭。这件绒线衣是你自己织的。你诚朴的爱每次让我刻骨铭心,而又是痛心。你是一位贤妻,像你母亲一样真诚、善良、朴实,我一生中最爱的人是你,而最对不起的人也是你。你有罗曼帝克的情结,但作为一个有孩子的妻子,你更需要生活的安定与天伦之乐,而我却一次一次使你跟随我遭受更大的苦难。有时,我真想离开你,让你不受我的苦难之牵累,过一个安定的生活,而我可以无牵无挂地为信念奋斗。悉知你患病,我更感内疚,我的冤屈之事也害得你太苦了。但愿你能尽快安定,平静地生活,悉心治病,早日康复。有时应该忘记我,也就忘记很多痛苦,过你自己的生活,一切顺其自然吧。”现在,你的身心健康,你的愉快就是我最大的欣慰。我的受苦是应该的,这是一个有社会责任心的人必须付出的代价。

   你们接见或来信总在喋喋不休地“规劝”,我越听越糊涂,还有点厌烦,再多听也习惯了,但看到你们瞎子摸象的说法与杞人忧天的担忧又觉得好笑。如果你们能阅读我的那么多信,或者亲自进来参观我的几天生活,你们自己会觉得好笑,对我的“规劝”实属多余。我已坐牢一年多,从来没有想不通,一直很乐观,而且心平气和,能屈能伸。入提蓝桥监狱五个月有余已基本上实现自己的诺言:不服判决,依法申诉;遵守监规,服从管教;多行善事,以德化怨。在遵纪守规、思想、学习、劳动、生活各方面都表现很好。我已尽力而为,并做到“动处静得来,”“苦中乐得来”(菜根谭),不安心会有如此服刑境界吗?安心服刑与依法申诉并不矛盾,是一个法律的两个方面。尊重法律,未改判之前就必须心平气和地坐牢,接受刑罚;信任法律,可以依法申诉,最终达到司法公正,有错必纠。服刑与申诉是我现在的主要任务,我不仅安心去做,而且很有兴趣。其实我在监狱里的时间也不多了,仅剩一年多,我会珍惜这种难得的机会,深刻反省,努力学习,积极参与,争取更大的收获。俗语言:士别三日,刮目相看。我们离开多久?我知道,你现在不一定能了解我的思想境界,或许也无法理解我的做法,我们又没有机会好好谈谈,也只好暂时各管各,相信对方会做好自己的事。从现实的角度来说,我大概是大队里刑期最短的一个服刑人员,不可能有减刑、假释的机会,至今享受D级待遇,与优惠待遇都无关,但我不在乎这些,仍安心服刑,积极向上、不图私利,做一个真正自觉改造的服刑人员。这是我对法律的尊重,对管教人员工作的理解与配合。我能提早回家只有一个机会,就是申诉。通过启动审判监督程序,得到法律救济,根据法律与事实证据证实天伦公司与我是无罪的。而且,随着江泽民主席的“三个代表”思想的深入与中国入世后的压力,“与时俱进”、“与国际接轨”促进中国立法,司法与行政的改革步伐加快,我在监狱里都感受到。提蓝桥监狱已把今年定为公正执法年,以建设现代化文明监狱为目标。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及其他地方法院都在落实“公正与效率是二十一世纪人民法院的工作主题”。如果我的申诉渠道通畅,我完全有希望提早回家。当然,我不会急于求成,一切顺其自然。我申诉的做法,就是按部就班,和风细雨,以理服人,耐心等待。

   现在,风暴已经过去了,你可以安静地生活。没有麻烦也很容易,你只要不怕麻烦,麻烦就没有了,如果你怕麻烦,麻烦就不断上门。其实,我已不会麻烦你,有关方面也不会麻烦你了,你就把他们当作对你的关心与爱护,心情也就不烦了。如果,我要你作为代理人帮我申诉或谁指望你给我压力放弃申诉,都是犯了一个同样的人选错误,你不适宜做这种角色。我已清楚地认识到,你的思想境界、心理素质、理论修养,法律及电子出版物的专业知识都不具备做这项工作的资格,反而会好心办错事,越帮越忙。而且,现在我很乐意自己做这项工作,这是一个难得的锻炼机会。在依法治国的时代,以任何方式逼迫一个明知无罪的人故意认罪而放弃申诉权利,这是犯罪行为。我不会让自己最心爱的人误入歧途,在历史上留下污点。我很爱你与儿子,珍惜我们的家庭,而为自己给你带来的伤害深感内疚,但在事业上与信念的原则上我不会做交易。如果哪一天你需要与我划清界限,让我在申诉与离婚上做选择,我会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但我永远爱你,等我平反之后,能给你一个安定的家时再接你回来。你将来也不必为今天的做法而后悔。人都有弱点,而且你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弱女子,要承受所有的压力也实在太难了。

   你在信中说,我面对一次又一次不公平,心情坦然,真心不改。而每一次灾难却让你无法承受,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吗?其实,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我又无法摆脱心系祖国、匹夫有责的情结。最近,提蓝桥监狱正在搞每月学唱一首新歌的活动,我也积极参加。《大中国》、《说句心里话》、《爱的奉献》、《男人哭吧不是罪》,我唱得很真诚,这些歌也表达了我的心情与愿望。有我这类人对国家是大幸,对家庭是不幸,有时是祸害之源,做我们的妻子多么艰难。历史上只知道许多人杰志士的功德,其实他们的妻子更伟大。过去,我曾读过一本俄罗斯女巫师写的书(注),她预测中国的国运,尽管劫难不断,但长盛不衰。我相信这点。中国在不同的历史时期,都有一批具有士大夫传统精神的人杰志士,无论位居高官,还是身陷囹圄,仍在为国为民,任劳任怨、不屈不挠地奉献,可谓“处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忧其君”,“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但是,这类人也食人间烟火,也有人间的爱,渴望天伦之乐。我还算不上人杰志士,但我已能体谅他们的难处。你想一想,我们的儿子取名为天伦,不就是我们的愿望吗?我也想回家,与你、儿子共享天伦之乐。从你寄给我的相片上,就可以反映出我想家的心迹。在我被抓走前一个月我们一起去森林公园散步,前一天我还陪你、你母亲去复兴公园观看菊展,或许过去从未有这番闲心或爱心吧。但是,我万万没想到已大难临头,会卷入这场荒唐的官司中,被逼出山,履行使命。这是阴差阳错,将错就错的结果,但或许本身就是命运的安排,“天降大任于斯人也”,使我受苦蒙难,磨砺意志,抛弃私情,克己奉公,为追求司法公正做贡献。过两年,我就步入知天命的年代,对自己所作所为很清楚。我相信,大哥来信说的这一点,你应该坚信,总有一天党与政府、人民会重新评价你所做的事。

   但愿你读了这封信,能化解你心中的不安与怨恨。我决不会对你冷漠与绝情,永远是你精神上的希望。你2月11日的信让我几天彻夜未眠,使我一直平静安心的服刑情绪也受到很大的波动,为你受到伤害感到痛心,为未能保护你感到羞愧,为你的幼稚单纯感到担心,但我又无奈,只能默默为你祈祷,愿上帝保佑你,平安度过思想感情上的危机。我对你的个性及易于激动的性格了解很深,这是我从看守所至今一直为你担心的原因。19年来,我们真正的隔离是第一次,你处于一个只是痛苦的付出而没有一点安慰,甚至有时还会被误解的艰难时期,你的精神能承受这种巨大压力吗?现在,你要靠自己慢慢地去适应这种环境。过去不愉快的事都让他过去吧。妻离子散,倾家荡产,又有什么可怕?只要我们有健康的身心,有信心,我们就可以在废墟上重新建立美好的家园,而且一次比一次更美好。你与我一样都可以成为一个坚强、乐观的人,我们不同的感受是由于心理认识的差异。同样半杯子水,你看到上半部的空杯,就会感到很悲观,担心只剩半杯子水了;而我看到下半部的水,就会感到乐观,还有半杯子水,有什么可悲,很有信心。道理就这样简单。培根说:厄运所生的德性是坚忍。应该还要加一个德性,就是宽容。你能真正做到坚忍与宽容,就肯定是一个自信乐观的人。

   我这个在生活上长不大的孩子已长大了,希望你这个在思想上长不大的孩子也健康成长起来。历经这场苦难,我们真正能苦尽甘来,享受迟来的天伦之乐。现在,我们保持心理健康,比身体健康尤为重要。有了健康的心理,就有利于身体的健康,不受生理变化的影响,青春常在,永远有一颗年轻人的心。你了解健康的含义吗?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对健康的定义为,“健康不仅是没有疾病,而且是身体上、心理上和社会上的美好状态或完全安宁。”遭受巨大冲击之后,更要重视心理健康。你觉得心情烦躁、不安、忧郁之时,就与可以信任的亲友、同事或心理咨询医生聊聊,也可以给我写信诉苦,骂我一顿也不要紧,只要你心情舒服,我完全承受得起冤屈,会理解你。你是一个在思想上更需要关爱的人。

   我知道你的心愿,而且对过去不称职之处也有所检讨。在2001年12月18日给你的信中写道,“这几年电讯技术发达了,我经常出国都是与你通电话,每次说好要写信,最后又是没有写,人一忙,连情趣都没有了,这是你最埋怨我的事情。我知道,你与我一样很重视精神生活,但我一扑进工作堆里就会忽视这点,令你失望。现在,我失去了人身自由,与电话也断缘了,一座高墙把我们分割为两个世界,很遥远,除了一个月一次接见,就是通信。这样也好,我可以补偿我的过失,还你的心愿。”我是言行一致,至少每周给你写信,也给儿子写信,关心你们,努力做一个合格、称职的丈夫、父亲。但是,现在的邮政服务质量实在太差,使你无法收到我的信,连你收到的接见信也会遗失,真令人费解。我相信,这种现象会改变,现在谁还会对做这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有持久的积极性,而且又要承担违法的风险。我与你19年的夫妻还会有误解,况且我与这里的人只有五个多月的关系,也需要一个相互理解与观念转变的过程。希望大家都向好的方面去想,人人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这封信就写到此,很久未沟通,信就长了。但愿你能及时收到这封信,消除你的误解与不安,你能愉快平静地生活,也有利于我的安心服刑。请收到后立即回信,先写一句告平安。向儿子问好,愿他在新学期里心想事成。 

     祝好 

正虎

2002年2月26日 

(2003年3月14日经监狱警察检查后寄出)

0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