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onstitution and human rights

忘记密码

@ 四(2001年12月18日)

时间:2007-01-09 00:00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964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小晶:

   见到你与正龙很高兴,你们不要我操心家里的事,我还是有点单相思,这就是责任心。一个家庭的顶梁柱忽然间成了一个靠家里接济的弱者,的确倍感羞愧,但又无奈。我很感谢正龙,他是一个说话尖锐、心底善良的人,这次他又尽兄弟情义,为我收拾残局。

   随着光阴流逝,大家的心情都已平稳了,最后的申诉之事也已浮出水面,我开始履行法定的权利对司法不公正进行补救,也表明一个知识分子的良知与社会责任。你们不必为我在狱中提出无罪申诉之事而担忧。我与你们一样从“文革”、80年代、90年代走过来,这一代人有一个弱点,对过去的影响太深刻,而且心有余悸,很难再去相信新的东西、新的变化,其实中国社会每天有新的变化,不在这里发生,就在那里发生,入世后这种变化会更快。监狱不是社会真空地带,它也在进步,这里已经开始实施文明管理,正在向现代文明监狱方向发展。因此,管教人员会用文明的方式来对待我,我会以新观念来坐牢,不是对抗 ,而是合作,提出一个切合实际的改造打算:不服判决,依法申诉;遵守监规,服从管教;多行善事,以德化怨。如果说没有压力,就未必太天真,我自知自明,仍以平常心应付非常事,以仁爱和善之心待人。人已坐牢,还在乎什么,在苦上再加点苦还是苦,该忍的就忍,不该忍的就不忍,依法保护自己。我忍辱含冤,承受心灵煎熬与肉体折磨,但仍对中国法律有信心,公正地评价周围的每一变化,并通过自己的亲身试法与努力,与大家一起把纸上的法律条文扎根于现实社会中,推进法制社会的建设。

   而且,我不期望申诉会马上成功,当然一次成功最好,这表明审判监督机制已相当健全,申诉是一个对真理不断认识与追求的过程,需要勇气、毅力和理智。本案情节很简单,难在观念问题。一方面是由于计划经济时代的思想残余在作怪,另一方面是对高科技产品及其新的管理方式不熟悉,仍停留在旧的管理认识上。现在,破除旧观念,统一新思想,是需要时间,纠正错案要涉及方方面面的利益与关系,也需要时间;因此,我会心平气和地申诉,平静耐心地等待,让有关领导人有一个认识的过程。对我的追诉是暴风骤雨、强词夺理, 但我的申诉应该是和风细雨、以理服人。我已经坐牢,也不用急着出去,这个是非问题搞清楚了,将来创新者就不会冤枉坐牢,社会就能健康地发展,我现在的受苦也值得。当然,申诉也是我唯一提前出狱的机会。如果我能提早出狱,刑期未满的时间,就交给你执行,留在家里,读书做家务,继续改造。对你来说,我应该受罚,给家里造成很大的危害。

   这几年电讯技术发达了,我经常出国都是与你通电话,每次说好要写信,最后又是没有写,人一忙,情趣都没有了,这是你最埋怨我的事情。我知道,你与我一样重视精神生活,但我一扑进工作堆里就会忽视这点,令你失望。现在,我失去了人生自由,与电话也断缘了,一座高墙把我们分隔为两个世界,很遥远,除了一个月一次接见,就是通信。这样也好,我可以补偿我的过失,还你的心愿。

你12月9日的信,今晚刚收到,下次与你谈点体会。这封信与给儿子的信一起寄出。

祝好。

正虎

2001年12月18日

(2002年8月7日经监狱警察检查后寄出)

0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