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onstitution and human rights

忘记密码

@ 二(2001年2月5日)

时间:2007-01-09 00:00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862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小晶:

   新年好!

   春节已过去了,我也连休7天,12位囚犯在21m2的牢中欢度春节,真是别有风味。你、儿子是否还是与往年一样与妈妈一起过年,我是第一次年夜不回家,尝到丧失人权的痛苦,也给你带来相思的痛苦。与往年不同,我特别在意年夜的鞭炮声、烟火光,年夜12点我静静地站立在牢门前,眺望铁门、铁窗、高高围墙外的天空,北面传来一阵阵鞭炮声,一闪一闪的烟火光,我在努力辨别哪些鞭炮烟火是你与儿子放的,我在静听,在眺望,在思索,似乎我的身体已不存在,铁门、铁窗、高高的围墙关不住鞭炮声、火光、我与你的思念。

   在狱中,读你的来信,令我激动快乐。谢谢你与儿子对我的理解。你们的爱让我感受温暖与力量,我会在狱中平安地度过这个严寒的冬天。新世纪的春天已来临,我会回家,我会光荣地回家,我本来就没有罪,牢狱是不可能永远封锁真理,真相大白,也就昭雪平反。这一件事不仅是我个人蒙冤受难,也是国家蒙耻受辱。为了出版自由必须以失去人身自由为代价,这是中国的悲哀。但是,我相信,文明最终会战胜野蛮。我的乐观基于中国在改革,在发展,在进步,正在与国际接轨,她仍有黑暗,我个人或许还会遭受更多更悲的灾难,但这些毕竟是黎明前的黑暗,不会太长。我的《谁之罪》已作成,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在狱中伏在腿上写成的长篇文章,也是我告别旧世纪迎接新世纪的告白,我已对你、对孩子一代、对世人有了一个交代,但愿你能早日阅读。现在,我心情很轻松,此事对我来说已完结,我不在乎官方做法,我会高高兴兴地玩完余下的司法程序。我的字太草,请公司办公室人员打印一下。这篇文章可以赠送关心我的友人。我已拜托杨律师转交给市领导人。请用快件寄给美娇、大哥,谢谢他们的关心。

   谢谢大家对我的关心,但愿你们保重身体,心情平静,以自己的工作、学习、生活为重,有理有节地为我解困。我们已不能对整我的部门、个人存于幻想或轻信,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定我有罪,以此可以逃脱非法行政的责任。其实大家心里都很明白,我根本无罪,这仅仅是一场政治陷害。因此,不能期望抓我的人会知错纠错,主动放人,只有靠外部压力。我们要相信政府,因为,政府中有健康的力量,也有邪恶的势力,有好人,也有坏人。一个合法的政府会依法行政,健康的力量始终占主流。我们完全可以依靠政府中的健康力量、社会舆论、法律手段来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制止权力机构的非法行政行为。因此,我们不是弱小的个体,拥有真理后,我们就会成为强大的群体。我不怕坐牢,有信心打这场官司,输赢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参与与过程,它能唤醒社会,推动政府与民众的进步,不再出现我的遭遇。

   请放心,我已适应狱中的生活,心情很平静。我的工作室已转移此地,天天坐在地上思索、读书、写作,时间也过得很快。最近,我读完几本好书。南方周末记者朱德付写的《义无反顾》、李敖写的《北京法源寺》,很有启发。正在读你送来的刘镛全集,一个个故事虽小,但人性、人情的哲理很深。这个月我可以将日语教材全部复习完毕,3月份开始复习英语,请寄一套《走遍美国》教材。温故而知新,每一次复习总会有很大的提高,基本功更扎实。在狱中所有的自由均已失去,唯有思想自由尚存,而且更强烈、更活跃。当然,表现思想的自由是没有的,写家信也要审查一下才可以寄出,但这不妨碍头脑中思想的自由。最近我又在构思一本《狱中情趣》,计划出狱后写。在狱中失去了一切自由,也就有了富裕的时间,我可以安心学习与思考,补充继续奋斗的精神养料。我还写了一首小诗:福兮祸兮,福祸相依,大祸莫哀,祸后福起。

   今就给你写到此,捎信方便的话,我会经常写信给你。小清一家回国了吗?代向她问好。谢谢她一家的关心。我仍笑迎人生,信心百倍。并向你父母问好,请他们放心。请你与儿子有时间的话,去看看我妈妈,安慰一下,慈母爱子心切,我又不可能马上出狱,但愿她更健康、平安。

        此致

  春安

正虎

2001年2月5日
(2001年3月由律师转交,但随同《谁之罪》文章均被警察扣留)

0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