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onstitution and human rights

忘记密码

黎学文:朋友爱忠

时间:2021-06-01 00:07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2,594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王爱忠-1

 
搁笔很久了,这次爱忠被刑拘,责无旁贷,必须写点什么了。

和爱忠认识有七八年了,那时候是微博时代,他参与、发起南方街头的多次行动,在微博上很是活跃。那时候,南方同仁们的街头闪耀,是当时民间抗争的一道靓丽夺目的风景线。

2014年,爱忠来北京,专程给宋庄落难的艺术家们送饭,我带着他,一家家去跑。爱忠是有心人,对落难同道总是尽其所能。原来以为他是南方的草根,后来才知道他是成功的企业主,大学毕业后奋斗觉醒,逐渐走上公义之路,期间被刑拘、行拘,他始终不改其志,思想越来越成熟,目光越来越坚定。

爱忠有很多朋友,从草根到精英,从商界到学界,足迹遍及大江南北,人在江湖,自然免不了是非,实属正常。由于近些年打压的加剧,爱忠渐渐从行动一线退回到言说,读书、思考、写作,对于当下的诸多重大问题和热点问题,持续发表意见,影响越来越大,思考越来越深广。

去年,他的第二个女儿刚出生,我便和他说,悠着点,两个孩子的爸。爱忠说:只有少说,但不能不说。这几年,很多人渐渐的不说话了,绝望远离者有之,恐惧低调者有之,坚持言说者中,爱忠是比较耀眼的一位。尽管有司多次警告他,但爱忠还是一次次拿起手中的笔,持续发声,他此次再陷囹圄,几乎是意料之中的事。

其实,对此,他早有准备。两年前,在一次接待外地良心犯的饭局上,听完几个前辈介绍他们十年八年的遭遇,爱忠感叹的对我说:该轮到我们了。

去年,我们去四川,探望刚出来的贤斌先生,席间,爱忠激情澎湃,说:您们再也不要进去了,该我们了。

是啊,该我们了。一代又一代,薪火总是依靠受难的传递来完成,抗争谱系的接续从来如此,既然未来无法预测,也就只能求仁得仁吧。

多年前,爱忠第一次被刑拘,他年迈的母亲和美丽的妻子终日以泪洗面。爱忠出身于农家,父亲早逝,他依靠个人奋斗成为家族的骄傲,这次,他深深挂念的老母不知又有多担心了。

唯有为他祈祷,为这片土地祈祷。

 
2021年5月29日于武汉

0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