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onstitution and human rights

忘记密码

@ 冯正虎:争取与捍卫中国公民的宪法权利

2007-01-16 00:00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784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冯正虎:争取与捍卫中国公民的宪法权利

   冯正虎留日归国创业遭受冤狱的事件在《中华传媒网》、《人民网》、《中国网》、《东方网》等国内网站登载后,引起海内外各界人士的关注。2004年7月开始海外的网站也相继报道,并连载冯正虎《炼狱》一书的部分章节,日本《东方时报》2004年12月16日第495期整版转载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主管、检察日报社主办的《方园》法制杂志2004年12月发表的《以宪法权利的名义出招》一文,2005年7月香港杂志也发表了美国华人专栏作家周义澄博士撰写的长文《“海归”冯正虎状告沪新闻出版局》,在海外华人中引起极大震惊。作者出版销售一本没有政治内容的经济类工具书,居然在上海会遭受三年冤狱,这是什么世道?但在中国大陆这是一个真实的凄惨故事。 

   冯正虎2003年11月出狱后,已多次往返中日两国,并先后接受了一些国内外报刊记者的专访,兹将冯正虎答记者问的部分内容整理成章,以飨读者。 

   记者:您满腔热情回国创业,却遭受牢狱之灾,经历了中国最黑暗的一面,当然也承受了人生的最大考验。中共一直对外的宣传,给人感觉非常欢迎留学人员学成回国服务,而您回国创业遭受三年冤狱和财产损失,您现在如何看待自己当年的决定? 

   冯正虎:是的,一个地方出版局小小的一张批复就能轻易地剥夺我按照宪法应该享有的出版权利及《著者权法》规定的著作人的权利,让我付出72万元的学费,另加三年的铁窗岁月。我 出狱后已是一贫如洗,没有工作,连社会医疗保险也没有,只好靠上帝保佑我的身体健康,并依靠亲友资助。但是,这个人为的灾难对我的身体伤害和财产损害还不是主要,对我周围亲友的心理伤害却是主要的、持续的,让人感受在恐惧中生活。我刚出狱后的有一天,我与妻子一起去上海的四川路购物,商业街的行人很拥挤,一不注意被挤散了,我也只顾往前走,妻子突然发现我人不在,顿时一阵恐惧感,以为我又被有关部门的人绑架走了,紧张得忘了手中的手机,急得往回找,过了一会才醒悟过来,拨通我的手机,才明白是一场虚惊。四年前的一幕已让她刻骨铭心,自己的丈夫早上好好地去公司上班,晚上就再也无法回家,是被有关部门的人“合法”绑架走,一等就是三年,幸好还是从地狱里活着出来。经历这种恐怖的每一个个人、家庭一定会心有余悸,目睹耳闻这种恐怖的亲友同学也会心有余悸,回国发展得很好的朋友同学也在考虑撤退,他们恐惧不知道哪一天我的灾难也会落在他们自己的身上。我在狱中时,我妻子告诉我,她最大的悔恨就是同意我回国创业,如果当初不回国,凭我们的能力完全可以在国外过个平平安安的小康生活,不至于遭受这场人祸。大多数老百姓(包括很多海外留学回国者)与我妻子一样,都是一些普普通通的善良的人,受到国家权力机关的迫害后,是没有力量,也不想去抗争的,只好埋怨自己,自认倒霉。人们常说的一句话: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中央及各级地方政府欢迎海外留学人员回国是真诚的,因为海外留学人员会给他们带来投资资金、新技术、丰富的海外人脈关系及资金源,是有利可图的好事。而且,为海外留学人员回国创业尽量提供各项优惠条件也是一个事实,我创办的上海天伦咨询有限公司作为留学回国人员企业2000年10月24日~28日应邀参加第二届上海国际工业博览会展示就是一个实例。当时受邀请的留学人员企业只有13家,日本留学人员企业是3家。在第二届上海国际工业博览会期间,新闻媒体一致把留学人员企业创业区誉为“工博会”的亮点,提出了“筑巢引凤”到“以凤引凤 ”的吸引人才措施,也就是把创造良好的环境吸引海外留学人员回国创业的措施,提升为以留学回国人员的创业示范与实际成果吸引更多的海外留学人员回国创业。但是,仅相隔15天,在同一个城市里,因为同一本电子出版物,却发生了另一种截然不同的命运。我的冤案事件,使上海政府苦心经营的成果瞬间被摧毁,对国内外放出一个什么信号?杀一儆百,阻止了将要飞回国的凤,也使已扎营安居的凤心有余悸,寻机逃生。在一个没有法制的地区,政府机构及其官员可以随意汻诺,给您优惠政策或特权,让您一夜暴富,也会以法律的名义剥夺您的财产,还要把您送进大牢,搞实业的人当然怕,他们几乎在与黑社会的流氓打交道,没有一点安全感。 

   但是,我经历了炼狱,仍不改初衷。留学人员学成回国服务不是由中共欢迎不欢迎而决定的,中国是我们大家的祖国,不是中共一家的,在祖国的土地上我们有权利去发展自己的事业,而且改造不公正社会的创业环境也是我们的责任。“海归者”不是特殊的中国人,一旦他回到中国创业,就与所有的国内中国人一样受制于这个法制尚不健全的体制,有同样的机会与遭遇。当然,留学人员学成后是否要回国服务,还是留在海外发展,每个人的情况及风险承受力都不同,自己都会做出选择的。  

   记者:2000年12月您刚被拘留于上海市看守所时,作为铁笼中的囚徒,每天要承受心理与肉体的折磨,但是您没有屈服,也没有介意从铁栅中袭来的寒风,满怀悲壮的激情,每晚席地盘坐,伏在腿上写作,写完入狱之初的第一篇万言书《谁之罪—-留日学者冯正虎的狱中自白》。虽然您自身处于危难之中,但仍保持平和的心态,真诚地还向中国政府提出了一个囚犯的诤言,希望中国、尤其上海市更加文明、民主、富强。但很遗憾,您的万言书是在您出狱后才见天日。

   根据您的亲身经历,您当时对中国政府吸引海外留学人员的做法有何提议?  

   冯正虎:进谏是我的责任,听不听是执政者的权利。无任今天是中共执政,或者明天是其他政党执政,我都会向他们进谏有利于国家发展的提议,而不是去迎合他们的私利,也不必计较个人的遭遇。

   国与国之间的竞争其实是人才之间的竞争。海外人才最重要的一大部分是海外留学人员,这是派出国与所在国争夺的人才资源。吸引海外留学人员回国创业是提高中国国际竞争力的重要国策。

   国内有的地区经济政策优惠,创业机会甚广,但生存环境不稳定,不安全,公民的基本权利也难以保障,谁敢栖身创业,长留此地。以物质利益优惠的政策来吸引海外留学人员回国创业只是下策,只有营造一个适应创新的宽容环境才是上策。一般回国创业的留学人员均有专长、技术或资金,工作能力亦很强,只要有一个良好的创业环境,他(她)们就能发挥才华,创造财富,在体现个人价值过程中,也为国家和所在地区的发展作了贡献。

   留学人员有优点,爱国爱家乡,法制观念强,有专长、技术、海外关系,熟悉海外发达国家的技术、产品与管理经验,是海外对华投资的先导与示范。留学人员也有弱点,仅仅基于对中国宪法及其法律的了解而行事,对政府部门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